伊朗用人民币替代美元,石油美元可能将提前结束

伊朗随员民币替代美元,事实想不到的有新变更,石油美元可能性将提早完毕

BWC中文网

05-03 22:49

现在美国通过页岩油技术的改进,正积极的想成为全球主要的能源出口国,因美油已经可以在更低的油价水平下盈利,据权威机构预测,美国在2020年之前将对中东石油的依赖降低50%,最快有可能性在2035年就彻底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

紧接着,据路透社5月3日援引伊朗石油部长的警告称,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因一些成员的单边行动而处于危险之中,该组织面临崩溃的风险,因为一些石油国家试图削弱其他成员国,而这显然是指沙特承诺填补美元对伊朗出口限制交易造成的供应缺口。

事实上,去年12月,因卡塔尔退出OPEC已再次引发了外界对该组织解体的担忧,而沙特官方智库已经在开始研究OPEC解体的后果就是最好的注脚,对此,RS Energy Group的分析师Derek Brower表示,卡塔尔已经开创了这个先例,这是不可想象的。

而美国也数次直言不讳地批评OPEC,把高油价归咎于该组织,不过,许多OPEC成员国表示,美国对石油制裁政策是全球油价上涨的关键因素,正基于此,据美媒AXIOS在数周前报道称,美国国会正在围绕OPEC在国际原油市场的垄断地位发起名为N-OPEC的行动。

对此,渣打银行在报告中表示,如果NOPEC成为法律,会使OPEC成员国的国家石油公司遭受反托拉斯诉讼,而目前看起来,美国酝酿的石油领域反垄断法该被通过的可能性性很大,一旦通过,那么会使OPEC产油国遭受石油领域的反垄断法风险,OPEC将会被解散,破坏总的石油产量协调机制,失去控制原油定价权。

对此,The McGill International Review专栏作家Nick Chao撰文分析认为,“目前,全球能源供应市场的意外变更似乎表明美国和沙特的石油美元协议可能性会提早完毕”,那么,我们需要了解一下石油美元协议是怎么形成的?

石油美元的诞生可以说是美元脱离金本位后,寻找的新替代品,其目的是为进一步支撑美元在全球的地位,这也是BWC中文网多次强调的,该体系是以石油为参照、美元为中心,在投资和消费过程中,以美国为主导输出美元,产油国出口大宗商品而储蓄美元。

1974年的“石油美元”协议规定,沙特将以美元计价出售其石油,并将出口石油所获得的收入扣除进口开支之外,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国债,而美国则将向沙特提供经济和安全援助,该协议促成了美国和沙特之间的经济忠诚,并确保沙特在石油市场上的决定符合美国的经济目标,这其实是削弱了沙特把石油作为经济武器的能力,所以,从这一点来分析,石油美元时代更像是美国经济的灰暗时期:对外部能源的高度依赖。

然而,现在的市场数据已经发生了一些变更,据彭博社收集的美国海关数据显示,截止3月,沙特原油装船发往美国的数量已经连降几个月,为至少3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据ClipperData最新数据显示,目前,美国从沙特进口石油万桶/日,创历史新低,而上一次沙特对美国原油出口量降至50万桶以下还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的中期,另外,从去年10月开始,美国也已经在能源项上实现贸易盈余,且是自1949年以来石油出口首次超过进口。

美国进口沙特石油趋势/ 数图来源路透

与此同时,据EIA最新预测,美国有望在今后几年内超越俄罗斯,2024年前取代沙特,成为世界最大的原油出口国,EIA在4月10日发布的报告中预计,2019年4月-9月,美国将成为汽油、混合油的净出口商,这是1960年以来首次,而在今年2月,EIA还称,美国页岩油将在2024年前取代沙特,成为世界最大的原油出口国,且是美国75年来首次成为原油净出口国。这似乎也解释了专栏作家Nick Chao所分析的石油美元协议或将提早终止的部分原因,但事实到此并没有完毕。

从石油交易货币的角度来看,现在,越来越多的数据和分析表明,对于产油国来说,虽然,美元仍是最主要的石油货币,但对一些产油国和原油交易者来说,石油美元可能性已经不再那么重要,而这背后,目前,世界多国在能源商品交易和金融领域去美元化或绕开美元进行结算的举措已经出现。

特别当中国利用以黄金为基础的人民币原油期货横空出世后,已经成为亚洲交易量最大的原油期货合约,最重要的,随着近期人民币国际化不断深入,尤其石油人民币体系的成形,这将逐渐替代部分亚洲市场或降低石油美元的市场份额。

据路透社在今年初的分析报道称,截止2018年底,作为美元根基的石油美元份额也自2013年后出现首次下降,而以人民币原油料将推动全球交易量创下历史新高,全球市占率达6%,并进一步削弱国际上两大最为活跃原油合约的市占率。

交易所数据显示,2018全年,两大美元计价的国际基准原油交易量下滑至亿口,低于2017年的亿口,该外媒进一步称,人民币原油期货推出的头一年,其表现好于以美元计价的布兰特原油,后者在1988年推出那年从占主导地位的WTI手中才夺得的份额,人民币做到了别人没有做成的事实,此前,不论是俄罗斯的URALS还是迪拜商品交易所的高硫原油期货合约,对石油美元发起的挑战都失败了,据俄战略研究所网站近日称,最新成交量是迪拜的49倍。

而按盛宝银行的最新预测,目前许多产油国已经非常愿意随员民币交易石油,因为,中国维持了人民币的高价值,同时,现在对一些产油国或原油交易者来说,也想要有选择新的储备货币或石油货币的需求,而据上期所消息,自3月26日起,人民币原油期货夜盘时段也已正式对外发布原油期货价格指数,截止3月26日,已经有包括新加坡、英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多国在内的共计超过40000个账户注册了期货交易,这也将意味着人民币原油期货或正在酝酿新一波交易浪潮的一个最新进展。

而这在中国一家炼油巨头已经签署了首笔以人民币原油期货计价的中东原油进口协议,并且计划签署更多此类合约的背景下,如果确定有更多的产油国或原油交易者使随员民币结算原油,那么这将在原油市场中起到一个风向标的作用,比如,伊朗的石油行业为应对接下去美国对伊朗实施新的金融制裁,伊朗央行早在去年11月就宣布正式把人民币列为三大主要换汇货币,并替代了原来美元的位置。(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